爱言情小说 > 福晋攒钱不要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3 页

 

  听到她这满不在乎的语气,拂春面露担优,“琬玉你……一直忘不了他,对不对?”

  琬玉垂下眼眸,没有回答。

  拂春心疼的反握住她的手,让她骂人,她能滔滔不绝,但她不善于安慰人,况且那件事说再多也无用,都无法令死者复话。

  琬玉曾与一人互相钟情,可那人只是个七品的武将,这样的家世配不上琬玉的身分,对方让她等他三年,想利用这三年时间立下军功,可他满怀的雄心壮志在一年后化为一坯黄土,永远长眠在西北的战场,再也无法兑现他对琬玉所许下的承诺。



  他的尸首被送回京里的那一天,琬玉病倒了,她的心约莫在那天也跟着他一块儿死去了。

  想了想,拂春说道:“我听说那端瑞郡王好男色,你若是嫁给他……”

  她话未说完,就见琬玉抬起眼,淡淡的笑了笑。

  “那不正好,往后我与他各过各的日子,互不干涉。你就甭担心我的事了,我的事我自个儿心里有数。”说到这儿,她微微一顿,神色幽幽地续道:“若是……当年我能有你一半的勇敢,向我阿玛争取和他的婚事,他就不会为了建功拚命在战场上杀敌,最后运命都丢了。”

  闻言,拂春的鼻子微微发酸,她明白自那人死去后,琬玉满腔的情思无所寄托,活得了无生趣,但又不想令亲人们为她担忧,而勉强打起精神来,她没尝过情伤,不知那种苦,只能劝道:“琬玉,这事不能怪你,你已为他向你阿玛挣来了三年的时间,是他……没那个命。”

  琬玉轻揺螓首,眸中流露出一抹哀色,“是我没有福气与他做夫妻,所以嫁给谁都不重要了。”因为她想嫁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。



  “琬玉,你别这样,你还有我,还有你阿玛、额娘和大哥他们!”拂春上前,心疼地将琬玉一把抱住。

  琬玉静默须臾,轻轻推开她,微笑道:“你的铺子如今有了着落,还要忙着筹备开铺子的事,回去吧,我没事的。”

  拂春有些不放心,与她再叙了几句话,这才离开。

  出了英武郡王府,她边走边低头想着碗玉的事,原本找到合适铺子的喜悦心情被冲淡许多,也没留意前头杵着个人,一头撞了上去。

  她捂着发疼的鼻子抬起脸,也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,张口就骂道:“你走路不帯眼睛的吗?”

  “是你没看路撞着了我。”

  听见那耳熟的低沉嗓音,拂春定睛一看,“是你。”

  永玹挑起眉,微微一笑,“我可没冤你,是你自个儿撞上来的。”

  她也不是死不认错的人,点点头道:“我没看路撞上你,确实有不对之处,”

  接着,她话锋一转,质疑道:“但是你也没看路吗?我这么大一个人撞上来,你竟连避都没避。”

  他低笑道:“我来不及闪避就教你给撞上了。”

  “我走得又不快,你怎么会来不及闪避?”她怀疑他分明是故意让她撞上的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