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小说 > 福晋攒钱不要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4 页

 

  “我以为以你的身手,应当在撞上我之前就会察觉前而有人。”永玹的语气不愠不火。

  他说的理由让她的怀疑消减了几分,难得给了解释,“我正在想事情,才会没发觉。”

  “想什么事?”

  她没有多想便回道:“想琬玉要嫁给端瑞郡王的事。”说完,她猛然想到他颇得皇上的喜爱,随即勾起讨好的微笑,好声好气地同他商量,“你……能不能进宫去求求皇上,别让琬玉嫁给端瑞郡王?”永玹揺头,委婉地道:“不是我不肯帮忙,而是圣旨已下,无可转圜。”



  拂春实在很替碗玉不平,忍不住说道:“好端端的,皇上为什么非要将琬玉指给端瑞郡王,这分明是在害她……”

  永玹轻斥一声,“拂春,慎言。”

  她也明白自个儿说了不敬的话,悻悻然闭上嘴。

  第2章(2)

  “我听琬玉她大哥说,琬玉对这桩婚事并没有什么不满之处,你在替她抱不平什么?”永玹睇着她问道。

  “你不知道,琬玉她是因为……”拂春猛地一顿,这种事也不好对他说,便摆了摆手,“罢了罢了,同你说你也不会了解她的心情。”



  其实说来她也没经历过,无法真切的了解失去心爱之人的那种伤痛,她只知道自那人死后,琬玉就没再真正快活过。

  永玹与平康是好友,对琬玉的事多少知道一些,但那些女儿家感情的事,他不好多说什么,也没有多问,话锋一转问道:“我听说你要开铺子做买卖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她警惕的瞠着他。

  “我是听平康说的,你想做什么买卖?”

  平康会知道,自然是琬玉告诉他的,拂春怕这事太多人知晓,会传到她阿玛那里,连忙抬出三舅说道:“那铺子是我三舅要开的,我只是帮忙找店铺。”

  永玹略一思索便明白她的顾虑,倒也没有戳破,而是顺着她的话又问:“那你三舅打算做什么买卖?”

  “卖些胭脂水粉,等店铺开张,记得来捧场,我会让人算你便宜些。”说完,她没再多留,摆摆手离开了。

  他望着她的背影,眸里的思绪幽沉难辨。

  拂春租了铺子,在三舅的帮忙下,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置办,而后挑了个吉日正式开张。

  她三舅还替她找了个掌柜打理店铺,那人是个寡妇,姓何,闺名叫水娘,何水娘能言善道,以前和丈夫便是做香料和胭脂水粉的买卖,后来她丈夫得了病,为了替他治病,她把铺子变卖了,但拖了两年,花光银两,仍旧没能救回丈夫。

  何水娘为人爽朗,和她性情相投,再加上有何水娘这个老手在,做起生意来驾轻就熟,怎么招揽客人,还有那些胭脂水粉该怎么摆设,全都处置得井井有条,她还同何水娘学会如何分辨那些胭脂水粉的好坏。

  这日晌午时分,拂春走进铺子里,何水娘正在记账,瞧见她过来,搁下笔招呼了声,“拂春小姐来啦。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