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小说 > 福晋攒钱不要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2 页

 

  拂春不由得失笑道:“不记恨是不记恨,可我早已习惯见着他们就拧眉瞋目,一时之间改不过来嘛。”这脸色摆久了,突然要她对着他们和颜悦色,笑颜以对,别说她自个儿不习惯,怕他们见了也会吓到吧。

  “原来如此,我还以为你一直记恨着以前那件事呢。”琬玉摇头轻笑,想必不只她,就连吉胜他们都这般认为吧,所以永玹才会让她瞒着拂春那铺子的事。

  “说起吉胜,我听说他前阵子又纳了个妾,那妾好妒又泼辣,闹得他府里很不安宁,可有这回事?”拂春好奇的问。

  “是有这回事。”琬玉点点头道。



  她先前曾见过吉胜那小妾一面,想起那小妾,她瞅着拂春多看了两眼,发现那小妾的眉眼竟然有三分肖似拂春,加上那泼辣的性子,她心中不可思议的掠过一个念头,难不成吉胜竟对拂春……

  见她定定地瞅着自己,拂春抬手摸了摸脸颊,不明所以的问道:“琬玉,你做什么这样看着我?”

  “我方才想到,你好似与吉胜那小妾长得有几分相像。”

  拂春一脸纳闷,“吉胜不是怕我吗,怎么纳了一个与我长得像的人为妾,他也不怕见了不舒服?”

  “说不得是……”当年被她打着打着打出感情来了,但这臆测她可没敢告诉拂春。

  “说不得是什么?”



  “说不得是恰巧罢了。”

  吉胜是郑亲王的孙子,两年前被册封为贝子,五年前已娶了福晋,后来又纳了两个侧福晋,侍妾也纳了好几个,按理应当不会对拂春萌生什么念头,兴许是她多心了,也说不得是吉胜恼怒拂春,却又打不过她,见到长相与性情与她有几分相似的姑娘便娶进府里,想将这些年来在拂春那里受的气全都发泄在她身上。

  但下一瞬,琬玉想起先前曾听大哥提过,吉胜十分纵容、宠爱那小妾,看来似乎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。

  不过这种事儿除非问吉胜本人,要不然是得不到答案的,琬玉也懒得再多想,对拂春提起了另一件事,“对了,我三个月后要嫁给端瑞郡王。”

  这话她说得轻描淡写,彷佛不是在说自个儿的事。

  拂春满脸惊愕,“你说什么,你要嫁给端瑞郡王?!不成,那端瑞郡王不是什么好人,你不能嫁给他!是不是你阿玛让你嫁的,我去找你阿玛……”她说着站起身,就要去找英武郡王。

  琬玉急忙拽住她的手,拉着她坐回椅子上,“这事求我阿玛也没用,这是皇上的意思,赐婚圣旨昨儿个已下了。”“那我进宫替你去求皇上。”她与琬玉情同姊妹,她无法眼睁睁看着这桩婚事误了琬玉一生。

  “赐婚圣旨都下了,皇上是不可能改变心意的,何况如今我嫁给谁都无所谓了,你别进宫去,万一皇上降罪下来,可有你受的。”拂春这般为自己,琬玉真的很感动,可她此时已不在意嫁的是何人了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