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小说 > 福晋攒钱不要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78 页

 

  随茵看她一眼,淡然道:“你所做的一切,定会有回报的。”

  拂春有些惊讶,这应该是到现在为止随茵对她说过的唯一句好话吧,“你这算是在安慰我这个姊姊吗?”

  随茵没与她争辩,“你说是就是了。”

  她一手挽着弟弟的手,一手挽着随茵,“我相信你们姊夫一定会醒过来的。”



  常临不知是否明白她所说的话,用力点点头。

  随茵也轻应了声,“嗯。”

  送他们离开后,拂春坐在床边,拿着湿帕子轻柔地帮永玹擦着脸,一边说着,“永玹,你睡了这么久,可有作梦?那梦里可有我?你还记得那时在古墓里你曾说过,要与我生同衾、死同穴吗?你可别抛下我自个儿先走了,否则……我可不会替你守寡的哦,我会另外再找个男人,你听见没有,还不快醒来……”

  她越想越伤心,话也说不下去了,只剩下眼泪仍落个不停。

  尾声

  睡梦中有些冷,拂春下意识往睡在身侧的人怀里钻去。



  即使永玹昏迷不醒,两人也一直同榻而眠,她钻进他怀里后,搂抱着他,脸儿在他胸口上蹭了蹭,呢喃了声,“……永玹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隐约听见耳畔有声音传来,她徐徐从睡梦中转醒,一醒来,习惯性的抬起眼,望向身侧的丈夫。

  下一瞬,她还带着困倦的迷蒙双眼倏然睁大,不敢置信的瞪着眼前那双墨黑眼眸,她唇瓣轻颤,抖着唤音问道:“永玹,我这是在作梦吗?你真的醒了?”

  “你不是在作梦,我醒了,对不住,让你担忧了。”

  他已经清醒好一会儿了,初醒时,他只记得他乘的船遇到山洪暴发,船翻了,他落进湍急的河水里,而后他隐隐约约记得自己陷入一片黑暗中,在那段时间里,彷佛一直有人在他耳边说着话,催促着他快点醒。

  那嗓音饱含着浓烈的思念及殷切的期盼,一声声的呼唤着他,教他听了一颗心又酸又疼,他试着想响应,可他整个人被束缚着,无法挣脱,连出声都不能。

  就在今天早晨,他才终于破开了那困锁着他的黑暗,睁开紧闭多日的双眼,见到她就躺在他怀里,他浑浑噩噩的思绪逐渐清明,隐约明白在他落水之后,定是昏迷了一段时间。

  发现他是真的清醒了,拂春激动又欢喜的轻捶着他的胸膛,“你把我吓死了,你知道你昏迷多久了吗,整整四个多月!”

  “这么久!”永玹有些意外,他以为只有几日。

  “你要是再不醒来,我就不要你了。”她紧抱着他,将从眼眶滚下的眼泪一股脑的全往他身上擦去。

  他沙哑的嗓子轻笑着,“我怕我的福晋跑了,所以便赶紧醒过来了。”他干燥苍白的唇,轻轻在她发上落下一吻,“这段时日辛苦你了。”

  “以后不许你再这样吓我了!”拂春搂着他的颈子,抬起濡湿的双眼凝望着他。

  永玹承诺道:“绝不会了。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