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小说 > 福晋攒钱不要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67 页

 

  “我是要罚那下人,是她自个儿主动要替那下人受罚。”见儿子一回来便为了拂春的事来责问她,巴颜氏又恨又怒,在儿子心里,她竟不如那个他才刚娶没两个月的女人。

  “孩儿先前以为您已经想通了,咱们一家三口和和睦睦的过日子,别再为了点事计较,如今您却因为这点小事,一点情面都不留给拂春,命人杖打她!”他的语气透着掩不住的失望,说完,他不再看额娘一眼,来到院子,扶着还呆站着的拂春回到自个儿的寝房。

  “把衣裳脱了,我瞧瞧可有伤着。”

  “那两个婆子下手不重,没伤着。”拂春听见了他对婆婆说的话,拉着他解释道:“弄丢那鎏金八音盒是我的疏失,也是我自愿要替英儿领罚,这事不能全怪额娘。”



  婆婆错在不该罚英儿那么重,竟为此要杖毙她,一条人命难道还比不上一只死物吗?

  永玹略一沉吟道:“你把这事仔细说给我听,那八音盒是怎么丢的?”

  她将事情前因后果说了遍。

  听完,他思忖道:“倘若不是这院子里的下人拿的,兴许那八音盒还在你娘家。”

  拂春有些错愕,“可英儿说,我额娘他们看完后,她确实有把八音盒收回木盒子里。”

  “但是离开前,她可有再检査一谝,确认那八音盒还在里头?”永玹问道。



  拂春连忙叫来英儿询问。

  英儿答道:“奴婢把东西收好后,离开前虽未再检査,可那时在少爷的院子里,应该不会有人敢拿走那八音盒。”

  不等永玹开口,拂春便吩咐道:“你即刻回去找找,说不得后来又有人拿出来看,而你没发现。”

  “是,奴婢这就过去找找。”害主子替她挨了顿打,英儿愧疚自责得赶紧回了趟大学士府。

  进了大学士府,禀明了白佳氏,英儿来到常临住的院子前,便听见里头一阵耳熟的鸟鸣声传来。

  她张着嘴,快步跑进屋里,瞅见那只他们遍寻不着的鎏金铜胎蓝底珐琅八音盒就搁在桌子上,一只白猫正抬着爪子,挠着那只会转动的珐琅鸟,常临则站在一旁摸着猫儿。

  “天哪,少爷,这八音盒怎么会在这儿?!”

  常临抬头望了她一眼,随即便低下头,继续摸着猫的耳朵。

  英儿急忙上前想要重走那只八音盒,常临却拍开了她的手,瞋瞪着她,说了三个字,“毛毛的。”

  英儿都要急坏了,清秀的圆脸紧紧皱着,“少爷,这八音盒不是这猫的,是先前福晋带来的,为了这八音盒,福晋还挨了板子呢,您快让奴婢带回交差。”

  她不知道少爷是怎么拿到八音盒的,估摸着是那时福晋和三老爷到院子外头去比试时,他们都出去瞧了,屋子里没人在,少爷兴许是在那时出来,瞧见搁在桌上的木盒子,便自个儿打开来,拿走了八音盒,又走回了书房里去。

  见她似是想抢走那八音盒,常临将那八音盒和白猫一块抱在怀里,走进自个儿的书房去,还把门板给紧紧关上,不让她进来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