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小说 > 福晋攒钱不要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6 页

 

  他没有回答她,瞥见白猫从窗外爬进来,便转身去摸猫了。

  站在一旁瞧着弟弟,她明白他约莫一辈子都不会懂得人情世故,可无妨,他是她的弟弟,只要她活着一日,就会照拂着他,她希望他能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。

  “小姐,时辰差不多了,花轿要过来了。”英儿上前催促道。

  拂春轻点螓首,提步越过门坎,走回寝房。



  不久,迎娶的花轿来了,她在永玹的陪伴下拜别了父母,坐上花轿,嫁进玹郡王府。

  完成繁复的迎娶仪式后,永玹屏退所有下人,喜房里只剩下一对新人。

  永玹双眼含笑的走向他的新娘子,“咱们终于拜堂成亲了。”

  一整天忙下来,比练一整天功还累,拂春揉了揉酸疼的肩膀,随口应了句,“说得你好像盼了很久似的。”

  他走到她身后,替她揉捏着肩膀,“是很久。”从她十二岁盼到如今。

  她以为他拽的是赐婚圣旨下来到成亲这段期间,没好气地回道:“不过才几个月罢了,哪里久了。”



  知她误会,他也没多解释,牵着她的手走向喜榻。

  明白接下来将要发生何事,拂春的心跳陡然加快,指着桌上的喜烛说道:“那个……咱们先把烛火熄了再睡吧。”

  一想到待会儿要与他裸裎相见,她实在难掩紧张。

  永玹应她的要求,吹熄了几盏烛火,只留一盏,再走回床榻旁。“今晚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,烛火不能全熄了。”

  见屋里没那么亮堂了,她点点头。

  他两手撑在床榻旁,将她圈在怀里,俯下身吻住她的唇,须臾,他逸出笑声,“别用力咬。”

  拂春的身子有些僵硬,两只手一开始有些慌乱,不知该搁在哪里,但咬了他几次之后,她渐渐学会了怎么吻他,两手也不自觉抱住了他的颈子。

  屋外月色如水,喜房里罗帐不知何时已放下,遮住了满室的春光。

  “你好好画,别画歪了哦。”清晨时分,拂春坐在雕花圆凳上,微微抬起脸,叮咛自家丈夫。

  她平日鲜少画眉,是他想画,她才勉强让他画一次。

  永玹自信十足的道:“你放心,我定会画得很好。”他拿起调好的画眉墨,仔细描绘着她的眉。

  她的眉又浓又长,正所谓眉不画而黛,但他想享受画眉之乐,因此在新婚第三日一早,向她提出这个要求。

  他专注的画了片刻之后,俊眉微拢。

  “画好了吗?”

  “再等一下。”他沾着画眉墨再细细描绘她的眉毛。

  拂春又等了好半晌,见他停下手,她旎即看向镜子,错愕的瞠大双眼,“你画的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她原本那对好看的黛眉,竟被他画得又粗又长,简直像个妖怪。

  “要不我帮你擦掉。”永玹没想到画眉没他以为的那么容易,以至于画成那般,他抬手便往她眉毛抹去,不料越抹越糟,把她半张脸都给抹黑了。

  拂春跳了起来,气得都笑了,决定要回敬他,拿起画眉墨便要往他脸上涂去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