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小说 > 福晋攒钱不要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30 页

 

  永玹听完,仔细察看这片槐树坡,这里有一棵数百年的老槐树,所以被称为槐树坡,除此之外,附近并无其他的遮蔽物,另一边就是适才他们过来的那座黑鸦山。

  跟在他身边的拂春,见他时而低眸沉甩,时而来来回回察看,她闲着无事,随意在附近看着。

  自那日她不小心瞧见他光裸的身子后,除了那时候他莫名其妙非要她负责,这几天来他彷佛完全忘了,没再提起过,反倒是她,常常会不自觉的胡思乱想,想着他是当真要娶她,抑或只是在作弄她?

  越想心就越难以平静,至于向来好睡的她,这两日睡得不太安稳,就在她漫不经心的想着这些事时,耳边传来他的唤音——“拂春,日头太烈,你去那棵大槐树下歇会儿。”



  拂春看向他,随意点了点头,策马走到那棵要三、四个大人才能合抱起来的大槐树下。

  她翻身下马,站在树荫下,眼神不自觉追逐着他的身影,即使离得有些远,瞧不清他的面容,但他那张脸却清晰的浮现在眼前。

  他轮廓深邃,浓眉似剑,双眼侠长,凝眸注视着人时,那眼神深沉得教人心悸,正这般想着,他孟然间回头朝她望过来,朝她勾了勾嘴角,让她的心猛地一颤。

  拂春连忙移开眼,绕着大槐树走着,假装在察看着什么,一边拿着鞭子随意拨弄着树下的草丛。

  留意到有群蚂蚁从草丛的缝隙爬了出来,她还来不及细看,一道低沉的嗓音在

  她身侧响起——“喝点水吧。”永玹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,将一只水壶递给她。



  她接过,饮了几口,抬手抹去嘴边的水渍,问道:“可有发现什么线索?”

  “暂时没有。张大人说今年初又发生了官银被劫的事后,前任县令当即派了官差,带着县里所有的好手前去追捕,但对方宛如凭空消失一般,连个人影都没见到。”

  “难道他们还会飞天遁地……”话未说完,瞅见他拿着条手绢亲眤的替她擦拭着颜上的薄汗,她微微一僵。“你做什么?”

  “替你擦汗。”他温柔的凝视着她。

  “我自个儿会擦。”拂春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绢帕,有些粗鲁的朝自个儿被哂得发红的脸抹了抹,听见他的笑声,她有些恼怒的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难得瞧见你害臊的模样。”

  “我哪有害臊!”她嘴硬的横眉瞪他。

  永玹也不与她争辩,说道:“那当是我看错了。”那语气彷佛在哄人似的。

  “这里暂时査无头绪,咱们先进城里看看。”

  “我没有害臊。”她再次强调。

  “嗯。”他含笑应了声,那眼神宛如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。

  拂春磨着牙,一口气哽在喉中发不出来。

  这人究竟把她当成什么了?可恶!

  他们没返回洮县,而是跟着张有光来到彰水县县衙。

  永玹命人将曾参与査办官银被劫之事的人全都召来,一个一个仔细询问当初官银被劫的情形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