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小说 > 福晋攒钱不要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3 页

 

  有人出声讨饶,“有话好好说,你快住手!”

  “你们几个联合欺负我弟弟,还想让我住手!”拂春气怒地吼了回去。

  “咱们又不知道那是你弟弟……”

  “就算不是我弟弟,你们几个也不该这么欺负一个小孩,你们还要不要脸?”一边骂着,拂春一拳要朝一个男孩挥去。



  似乎是看够了戏,银灰色锦袍男孩终于出手,拦下她的拳头,轻喝了声,“够了。”她一个回身抬腿想要踹过去,他退后两步轻轻松松闪开了,又道:“吉胜只是朝你弟弟砸了几球,你也打了他们好几拳,应该够了吧。”

  拂春怒目瞪着他,“够?我弟弟才六岁,你们几个比他大那么多,这般欺负一个小孩儿很有本事是吗?有种就来同我打啊!”

  “你以为我不敢吗?”拿球砸人的男孩捂着红肿的左脸颊,愤愤不平地道。

  “你敢就来呀!”拂春朝他勾了勾手。

  银灰色锦袍男孩抬手阻止同伴再挑衅她,“好了,这件事是咱们不对,你打也打了,还是先带你弟弟去敷药吧,我瞧他流了不少血。”他指向躺在一旁,一动也不动的小男孩。

  听他一提,盛怒中的拂春这才想起弟弟受伤了,赶紧过去扶他起来,“常临、常临,你怎么样了?姊姊带你去敷药。”离开前,她回过头气愤的丢下话,“要是我弟弟有事,我饶不了你们!”



  第1章(1)

  初夏,蝉声唧唧。

  在后院甫练完武的拂春,抬起袖子抹了抹脸上的汗,回房洗了把脸后,让丫鬟将她简单紮起的头发梳成两把头,再将一身黑色的练功服脱下,换上一袭浅红色的旗装,并换上了绣花鞋,因为她晚点还要出门,穿花盆底鞋不方便。

  梳好妆,她问着英儿,“常临可起身了?”

  十七岁的她生得亭亭玉立,面容娇艳,肤若凝脂,一双凤眼又柔又媚,樱唇饱满红润,是个活脱脱的美人儿,然而熟知她性子的人都知道,平时她能同任何人称兄道弟,一旦惹到她,那泼辣的剽悍模样可没几个人能吃得消。

  “起了,吃了早膳后,少爷就在他房里作画。”英儿回道。

  拂春点点头,去向额娘请安前,她先去隔壁的院子看看弟弟。

  来到弟弟住的小院,她轻声走进屋里,抬手示意房里服侍的下人不用行礼,她悄悄开了门,站在门边,看着伏首在桌案后方作画的弟弟。

  常临今年已经十五了,模样清秀,身量也抽高不少,但身板仍旧瘦削,单薄的身子穿着一袭蓝色的长袍,那束着同色腰带的腰身比她还纤瘦。

  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桌案上的画作,一笔一画的勾勒着他想像中的世界。

  那个世界除了他自个儿,没有任何人能进去。

  他有时画山、有时画水、有时画树、有时画花、有时画一些从没看过的怪物。

  自那年从琬玉那儿回来后,常临高烧了好几天,额头也因此留下一道伤疤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