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小说 > 福晋攒钱不要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0 页

 

  拂春瞠大眼,有些意外那丫头竟然就这样被她气跑了,等她拉回视线,发视永玹正看着她,她摸着下巴,咧着笑朝他摆摆手道:“不用谢我,我也只是还你先前的人情。”

  他似笑非笑地道:“你这是在帮我,还是在害我?”

  她理直气壮的回道:“当然是帮你,我若不这么说,你能这么顺利摆脱你的表妹吗?你要是怕她去向你额娘告状,等你回去再同你额娘解释一下就是了。”

  永玹又问道:“那《十八摸》你是打哪儿听来的?”



  “先前在我三舅药材铺子里听人唱的,觉得那词儿挺有意思,就记下了几句,想不到竟把一个姑娘给羞得气跑了。”想到方才他表妹被她气跑的模样,拂春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  他看着她欢愉的笑靥,又艳又媚,连此时盛夏的阳光都为之失色,让他不由得有些失神。

  随然想起一件事,拂春又道:“对了,当年我弟那件事,我早就没再记恨你们,你和吉胜别再派人来我铺子里买脂粉了。”

  闻言,永玹有些意外,“你当真不记很了?”

  她抬眉笑道:“我弟弟早已经没事,我原谅你们了,喏,这事我今儿个同你说了,咱们就当是和解了,劳你也同吉胜他们说一声。”说完,她摆摆手,往她的脂粉铺子走去。

  他注视着她离去的身影,抬手摩娑着下颚,眸里荡过一缕笑意。



  “永玹,雪莹说你上青楼找花娘,可有这回事?”当晚,趁着儿子回府来向她请安时,巴颜氏沉着脸质问道。

  年近五十的她面容清痩,不过脸上仍可见几分年轻时明艳秀丽的风姿。

  他轻描淡写的解释道:“孩儿事情繁忙,哪有时间上青楼找花娘,那只是今儿个在路上遇见了朋友,对方同雪莹开的小玩笑罢了。”

  在他四岁那年,阿玛病殁,额娘悲伤过度,心神失常之下,曾拿热茶烫他,还曾将他抱起来再狠狠摔下,太后得知后,将他接进宫里照看,等到他八岁时才又被接回府里,但因为最需要照顾的那几年不是养在额娘身边,他与额娘始终无法再亲近起来。

  巴颜氏喝斥道:“你那是什么朋友,这种事岂能拿来开玩笑,还把雪莹给气走了,你以后少同这种人来往!”

  永玹没答腔,只道:“时辰不早了,额娘早点休息。”

  她叫住儿子,“等等,趁着这回雪莹过来,我想让你们把婚事给办了。”

  “孩儿先前已经说过了,我没打算娶她为妻。”

  巴颜氏怒声责问,“不娶她,那你究竟想娶谁?你看看你,今年都二十二了还没成亲,跟你常来往的吉胜和文硕他们都有好几个妻妾了,你却连个侍妾都没有,你说,你究竟在想什么?难不成是想做和尚吗?”

  “孩儿没打算做和尚,还请额娘再给孩儿几个月的时间,届时孩儿定会成亲。”

 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,就听见儿子补了一句——“这事皇上也答应了。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