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小说 > 红杏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6 页

 

  难道是债主?她转头看看破烂的叶赫那拉家。康硕贝勒一家救助过他们?她脑袋里充满问号。

  “一切都会结束的!”萨伦沉沉地说,眼角含泪。

  “我是不是欠你很多钱啊?”要不,他也不会追着她到处跑。

  他火大地瞪着抛,凶恶的样子像要砍她两刀才解气。



  “你别着急,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,真的,如果不麻烦,你可以带着借条,来肃亲王府找我。”到时候,隆磬一定会帮她的。

  萨伦没有说话,只是一直在摇头苦笑。

  她不太敢靠近他,只好站得远远地说:“你别不相信,我一定会还你钱的。我保证。呵呵,天色好晚了,府里还有人等我用膳呢,先走了,再见。”还是先走为妙。

  “寿雅,皇上已经封我为贝子,我可以自己开府居住。”对着她的背影,萨伦黯然说道。

  “恭喜萨伦贝子!我真的要走了。”

  寿雅忙不迭的挥手,脚下迈得飞快。



  “你好好记住,我终于被封为贝子了,我终于被封为贝子。”

  寿雅绕过拱门消失不见。萨伦像生了根的树,伫立在叶赫那拉家萧瑟的后院,即使是春天,也不会让这个阴暗的角落充满生机。

  “寿雅,总有一天,我们会苦尽甘来,你会回到我身边,一定会的。”

  第4章(2)

  天气越来越暖和,阳光温和、春风和煦,柳树、玉兰树、槐树抽出嫩绿新芽,肃亲王府处处花团锦簇。

  寿雅已经在屋里待不住了,时不时穿着常服,到后院晒晒太阳,或者带上一本书,躲在幽深的树林里,看上一整天,直到夕阳西下,才在桂莲的劝说下回到清心小筑。

  人间最美的时节,富察氏的痰喘症发作,从腊月卧床至今,东院的那些人每日都守在她床前,根本无暇找麻烦,这让寿雅稍稍松口气。

  而大忙人隆磬,自从上次带她回娘家以后,就没回过王府,动身前往直隶、陕甘巡查户部两个清吏司的事务。

  说实话,她满想念他的。忘记太多事的人,有个人可以挂念,是件难能可贵的事。

  午后,刚用过午膳,她趁着桂莲去洗衣的空档,独自走出清心小筑,拿着一本书打算去飘着花香的北边花园,小憩一会。

  刚走到花园的拱门,她就与一个小男孩撞个满怀。

  “你没有看到本少爷吗?还往上撞。”小男孩身上挎着的小布包落到地上,松松的散开,掉出几片金叶子和简单的行李。

  没接他的话,寿雅盯住地上的小布包看,做恍然大悟状。“抓到一个想逃跑的小偷。”

  “谁是小偷?我是肃亲王的么子,你这个奴才,还不快把本少爷的东西给捡起来。”寿雅穿着朴素常服,以致隆晋以为她是个下人。

  看小男孩又是跳脚又是红脸,她决定逗逗他。

  “你不是小偷?那你带这些东西要做什么?哦,我看八成是要逃家,我得去告诉海总管。”她笑嘻嘻地拍拍手,转身就要走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