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小说 > 红杏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5 页

 

  “寿雅。”他抹去她的泪道:“别待太久,这里阴冷,早点回去。”实在舍不得留下她,但皇命难违。

  “我会的。”她擦干泪水,露出坚强的笑容。“我没事了,贝勒爷放心。”

  隆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直奔畅春园。

  送走了他,寿雅让桂莲他们在主厅等着,她自己则绕过垂花拱门,进入女眷活动的后院。



  两问不大的厢房里散落着破烂的凳子桌椅,积满尘土的炕上放着仍未绣完的红绢。这里找不到曾经属于她的一点点痕迹,一切都太陌生了。

  出了厢房,她竟在一棵大树后发现一位采摘野菜的大娘。

  “大娘你……”

  “哟,这不是二小姐嘛。”

  “你是?”原来是认识的人。

  “都说贵人多忘事,二小姐如今成了福晋,就不认得秦婶了?我在叶赫那拉家煮了三十多年的饭,你可是吃着我煮的饭长大的呢。”她曾是这里的厨娘,就住在邻巷里。



  寿雅失亿的消息,隆磬对外封锁,因此秦婶并不知道她的现况,只道她是健忘“”。

  “秦婶,我姐姐呢?”

  “你不知道吗?你出嫁的第二天,大小姐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给了我,说是有大事要办,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  “她的眼睛……”

  “起初我也担心,可她夜里悄悄走的,我隔日再来看,这屋里就没人了。”

  她姐姐怎么会弃家而去?难道说,投靠亲戚去了。

  以前,她与姐姐到底相处得如何?一个姐姐为什么不告诉妹妹自己的下落?她的眼睛不好,是怎样离开京城的?

  寿雅深受打击。除了隆磬,她真的再无人依靠。

  “二小姐,好好做你的福晋吧,你姐姐也有她自己的打算,甭担心了。王府有什么差事,可别忘了秦婶啊。我家小六子还等着我做饺子,先走一步了。”摘完青野菜,秦婶从后门离开。

  “走了?唯一的亲人啊……”寿雅自言自语。被薄雪覆盖的院子,灰白交杂,她又仔细看了看,没有半点景色能唤起她的回忆,只好作罢,转身打算离开。

  “寿雅!”身后有人唤她。

  吓了一跳的寿雅急忙回身。

  从后门走来一个挺拔男子。

  “康硕贝勒的三公子?”她认出来人,并很惊讶他为什么在这里。

  “你这么称呼我?”萨伦步步逼近她,因为她疏离的叫法而怨气冲天。

  “萨伦少爷,上次在慈宁宫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?”她以前应该不认识一个蒙古来的贝勒公子吧,她不确定地问。

  “第一次见面?哈哈哈。”萨伦怒极反笑。

  他的模样好像很恨她,寿雅倒退两步,“是不是我们以前见过?很抱歉,三个月前我落水,被救起后就有些事想不起来了。”

  萨伦一收愤恨的表情,相当痛心地睇着她。

  见对方不说话,寿雅上下打量萨伦。听康硕贝勒提过,萨伦今年不过十七,她今年十九岁,而且他们一个在科尔沁草原,一个在京城,应该不会有什么感情纠葛才对。不过看他这副表情,好像她欠他几千万两银子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