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小说 > 红杏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2 页

 

  隆磬双手环胸,完全不懂什么“冷”笑话。

  “贝勒爷,到了。”李福在车窗下低声道。

  “下车吧。”隆磬率先下了车,摒开正要去搀寿雅的李福,亲自握住她的手,领她下车。

  寿雅刚一站稳,他就脱下自己身上的貂皮大氅给她披上。看起来厚厚的大氅落在肩头,竟轻如鸿毛,没有一丝负担,而且还暖透心扉。



  “包紧一点,别着凉了。”今日只穿了鼠青色织锦外袍的隆磬,为她系紧了大敞毛。

  “可是你穿得并不多呀,还是你穿吧,我真的不冷。”她连忙要把貂皮大氅脱下来。

  “我不冷,走吧。”不由分说,隆磬有力的大掌握紧她的小手,将她往一条小巷里带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两手交握的震撼,令寿雅口吃。

  他握着她的手耶。

  融融暖意直透心房,风雪扑面,她直盯两人交握的手。



  难道说……昨夜他摸她的脸,并不是出于她的幻觉。

  吱呀的开门声传来,寿雅这才回过神,两人已在一座小宅院前站定。

  “贝勒爷吉祥。”开门的是位五十开外的老头,一见隆磬,他单膝下跪,连忙请安。

  “不必多礼。”

  “昨日李福大爷就派人来知会过了,狗儿就在里面,如今,它胃口可大了,顿能吃下半碗肉干。”

  随着老头的引领,两人来到后院。听到动静,小狗兴奋地从屋里嗖的一声窜了出来。

  它还识得寿雅的气味,毛绒绒的尾巴快速地摇动着,双爪搭上她的膝盖,呜呜地叫着。

  “狗狗乖,你有好好听话没?”寿雅也很高兴,爱怜地拍着它的头。

  一人一狗相见欢。

  小狗觉得自己还不够热情,几欲跳起来去舔她娇媚的小脸。

  这只狗想死吗?隆磬牙关咬紧。那张他渴慕的娇颜,怎能让一只狗先亲?

  “狗狗!我好想你啊。大叔把你养得真好,你胖了不少哦。”寿雅蹲下来搂着小狗脖子,开心地笑着,“狗狗,你要记得谢谢贝勒爷哦,是他给你找了一个好人家。”

  隆磬不领情,双手负后,头扭向别处,根本不理一人一狗亮晶晶的眼睛。

  没过多久,他再也看不下去,沉声对寿雅道:“我们该回去了,屋主是户部的听差,未时就要去棋盘街当值,别再给他添麻烦了。”

  站在边上候着的老汉一愣,连忙心领种会地说:“是呀,实在对不住贝勒爷与福晋。”他今日其实休息在家,不过既然贝勒爷这么说,他配合就对了。

  “好吧,狗狗再见,这次忘了给你带吃的,下次我会带着好吃的肉来。”寿雅握握它的双爪,跟它告别,并顺从地跟着隆磬出了宅院。

  她那乖巧和善的样子,让他忍不住想捏捏她可爱的小脸。

  “我一直在想,你会把狗狗送到哪里,今天终于知道了。谢谢你,没有把它送得太远。”

  “这位听差在户部工作多年,人很老实,放他这里,很安全。”隆磬带着她走在积雪上道:“等狗再大些,我会接它回王府,你可以自己养着它。东院那边要是来寻衅,我会替你出面。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